原标题:课外补习时间“领跑全球”,对中小学减负要动真格

减负不能再文件复文件,要“动真格”。

▲图片来自新京报网

文 | 熊丙奇

3月2日,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,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在回答记者有关中小学生减负的问题时称,从1951年到2017年国家围绕中小学学生的减负出台过几十份文件。但恰如古诗云:“一山放过一山拦”。几十年喊减负,有些地方孩子们的书包越喊越沉,课外负担越喊越重,睡眠和休息的时间越喊越少。

他说,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呼吁,我们别再仅仅是坐而论道,而应以真抓实干的精神,起而行之、迎难而上,用踏石留印、抓铁有痕的劲头,一座一座地搬走年幼孩子们本不该承受的重负之山,让他们真正快乐地学习、健康地成长成才。

这是针对减负的肺腑之言。记者调查显示,中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过长,课外补习时间“领跑全球”,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行为仍十分普遍。

确实,过去几十年来,减负文件不少,可学生负担却并不见减轻。为此,有必要深刻反思。减负不能再文件复文件,需要针对造成学生负担沉重的根本问题进行“动真格”的治理。

毋庸讳言,中高考升学制度是造成我国孩子学业负担沉重问题的首要原因。对于中高考制度,《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曾指出,这一制度总体上符合国情,权威性、公平性社会认可,“但也存在一些社会反映强烈的问题,主要是唯分数论影响学生全面发展,一考定终身使学生学习负担过重……”

由于中高考升学实行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,这使基础教育存在严重的应试导向,所有学生被纳入一个跑道比拼,教育成为竞技教育。当前的培训热、竞赛热,都以此为土壤产生,家长送孩子去培训班,就是希望多学、学深,以获得竞争优势。

▲被作业包围的孩子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,则直接加重幼儿、小学生的学业压力。我国《义务教育法》明确规定,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置重点校、重点班,可在不少地区,依旧有名校、重点校,学校里也有变相的重点班。

在高中阶段,有的地方政府教育部门热衷打造超级中学,给超级中学全省范围内招生特权,严重破坏了地方教育生态,加剧中考升学竞争;而对于社会培训机构,一些地方政府的监管也十分乏力,无证无照或者有照无证经营的机构大量存在,在灰色地带经营。

为此,治理学生的学业负担,就必须针对以上问题,王国庆提出,要以制度创新形成学生减负的长效机制。具体而言,我国应该深入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,要突破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的阻力,切实建立多元评价体系,以多元评价体系促进高中多元教育,促进学生多元选择。

同时,也必须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,理清政府投入、监管学校依法办学与学校自主办学的关系。政府部门要从保公平质量出发,推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,并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,促进学校进行个性化教育、多元教育,以满足受教育者发展个性、兴趣的需要。

□熊丙奇(学者)

责任编辑:张岩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